做正能量的霸霸daddy:

电梯间:(一)    (二)    (三)


————正文————

我有幸成为在浩如烟海的史书中找出有关肖将军只言片语的第一人。

在我将肖的故事公诸于世之后,

史学界首先炸开锅:东晋时期的女将军,这在中国古代史中,研究价值仅次于第一女皇武则天。

紧接着医学界沸腾,他们认为这位来自公元四世纪末的肖将军是有史以来最早关于第二轴人格障碍的记载。

最后是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和部分科学家,他们对于肖和根的性取向研究十分有兴趣,并且认为这是女性同性恋出现最早最明确的记录。


而我则更喜欢肖的故事,喜欢肖根。

1700多年前的她们总让我想起那句诗:

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东晋太元十四年(公元389年)六月初六,

肖率领五万北府兵开始攻城。


攻城是一件困难的事。

宽阔的护城河,禁闭的城门,高耸的城墙,以及城墙上的飞矢、弩箭,想要胜利,就得拿己方士兵的鲜血和生命来换。


不过这时的建康城简直不堪一击。

肖的军队没费什么力就破城而入。

她让副将带领所有人登上城墙,只说了一个字:“守。”

然后她向王宫中去,去寻找一个人和一个答案。


宫殿前空旷的广场上红衣女子正在拭琴。

肖看见她,眼神变得锐利,剑入鞘,走近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女人。

将军从铠甲里掏出一叠信件,表情也是冷峻到了极点,“这些,你欠我一个解释。”


女人看到那些信件怔住,

原来肖都知道,

那么肖就真的是为自己而来,

只是女人不知道该怎样给肖解释那些早已说不清的东西。


这次她不怕肖逃跑,她知道肖不会再逃。

于是青葱的手抚过沧桑的古琴,

这是一首肖从没听过的曲子。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根曾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对肖唱这首歌。

这是她很早就喜欢上的一首词,来自似乎并不遥远的汉朝。

她在爱上肖之后一点一点为这首词谱出早已亡佚的曲,

她坚信这首比她们提前二百多年来到这世界的词写的就是她和肖的故事。


根想起自己作为桓石虔的俘虏被献给东晋皇帝,而肖坐在一旁喝酒,看着自己,眼里带着醉意的朦胧。

不需要问她的名字,根就知道她是自己要找的人。

所有一切都在计划之中,除了根没想到最后自己会爱上她。

她没想到这个小个子将军会成为之后四年她心里疯长的毒瘤,剔不除也舍不掉。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根继续唱。


从肖杀出草原跟随谢安南下之后,

乌曼可汗一直都在寻找肖,他要杀她,他得用她的命把他欠的债一笔勾销。

383年,淝水之战,肖一战成名,

385年,根被送进皇宫。


根是匈奴王庭的一颗棋子,她走时,乌曼可汗告诉她:“她叫萨米恩·肖,南方汉人叫她肖将军,杀了她,你的同胞就能活。”

所以根从大漠到江南,真的只是为了肖。


她们第一次见面的夜晚,只要那时她有办法吻住肖,那她舌下藏着的毒药会让肖活不过半刻。

后来,她亲眼看着承露宫宫门合上,她知道自己失败了。

不是没法吻到将军,只是根突然任性的不想这样做。

是的,根将这些归咎于自己的任性。

她告诉自己,下次再见就是肖的死期。


她也没想到在那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和以后的很多次,她都在心里告诉自己下次,下次吧,下次就让肖死。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里话已经不是下次再杀她,而是我不要她死。


当她得知东晋朝廷和匈奴王庭秘密达成了以二十城换肖一命的第二天,她对肖说,我想给你唱首歌。

不能让肖知道真相,她了解她的肖将军什么都不怕,所以她想出了一个笨拙的办法。


越人歌。

她对肖诉说自己最炽热的感情,

她对肖说爱。

因为她也明白,肖并非什么都不怕。


凝雪亭中,

那首歌能让肖落荒而逃,计划之内,根笑了。

但意料之外,根笑着笑着又哭了,她放弃了自己同胞的性命、放弃了自己亦放弃了自己的爱,情理之中。

不过,她只想让肖活着,她只想让肖快逃。

天下之大,四海都做肖的家。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只是她没想到肖走后又会突然从北部边境起兵,直指建康。

肖回来了,

她莫名笃定肖是为她而来。

她所向披靡的将军正在赶来的路上,为她。

她也曾欣喜若狂。

可肖怎么能够回来?

她又忧心忡忡,惊恐慌张,

所以她给肖偷偷去了很多封信,告诉肖别来建康,这是陷阱,但她的那些信全部都石沉大海,从没收到过任何回音。


她只是不停的听说肖将军又攻下了哪座城,

肖将军离建康又近了,

肖将军就在城外三十里,

肖将军来了。

根穿着她们第一次见面的红衣,带着她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古琴,在这里等肖。


“原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琴声戛然而止,美人抬头看着她面前的将军,她的手附上将军的脸颊,仔细、仔细的描绘。


她突然出声:“肖,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知道我为了什么而来么?”

将军没有接话。


“我为你而来,只是我是为了让你死。”美人耸耸鼻声音有些沙哑,“但是我搞砸了,我居然爱上你了。”美人自嘲的笑了笑。

她看到将军那如黑曜石般的眼眸中透出滔天怒气,她果然又惹怒了将军,根想。

但她没打算退缩,有些话不说就再没机会说了。

“我爱你,肖。”她直视着将军的眼睛,“我爱你。”


将军一把握住她的胳膊,握的她生疼,将军的声音依旧低沉:

“我不想知道你到底是谁,我只想让你明白我真的不怕死。所以别跟我玩这种愚蠢的游戏,现在我抓住你了。”


这时胡人的号角响彻天空,肖知道这属于谁。

他们还是来了。

是的,早在肖到建康之前,这里就已经是座空城。

所以他们攻城时并没有遭遇任何强烈的抵抗,东晋和匈奴的阴谋肖在根的信中早就了解。


肖在起兵之后不久,收到来自根的第一封信,之后每隔十几天便会有一封。

信中无数次提到东晋与匈奴的媾和之事,根让自己别中圈套,根让自己快逃快逃。


肖在第一次逃跑之后,就不允许自己再那么做。

在第一次逃跑之后肖无比憎恨自己,

自己竟然会逃?对一个女人,对一支歌。

这种憎恨是一只野兽,吞噬着肖的肉体和灵魂。

除了这之外,还有那个日日夜夜缠着肖的梦魇:

肖的梦境里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只是在梦里她很累,她一直在拼命的向前奔跑,努力想要追上那个在梦里不知姓名,只有背影的女人。

但不论她怎么做,她都追不到。

在梦里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来自心脏处狠狠的钝痛,很痛很痛,她知道那叫悲伤。


这个梦肖从没做完过,

她总会在午夜惊醒,醒来后的她又总能知道,梦里自己抓不住的女人就是根。


突然肖不再想做将军了,她只想牢牢地抓住根,她想带根离开,去随便什么地方。

于是她决定回去,杀回去,

只要她不再对自己唱那恼人的歌,

或者她唱也没关系,其实怎样都没关系。

只要,不要再出现如梦境中的悲伤。


所以她选择无视根的警告,

她淌过无数人的血:自己人的、敌人的。

她来到建康,只是为了抓住根,抓住根的手,牢牢的抓住。

她不许根离开,不许只留给她背影。


“咻——”

一支羽箭破空而来,肖拔剑一挡。

肖的北府兵在三十万大军压境的情况下毫无悬念的败了,东晋与匈奴的联兵从王宫四面八方涌入。


她们两个人,面对无数严阵以待的士兵。

无处可逃。


“不得与飞兮使我沦亡。”根眨眨眼说

“什么?”

“那首歌的最后一句,肖,刚刚我没唱,我想以后我也没机会再唱了。”

肖有些无语的看着身边的女人,但她的手还是牢牢的抓着她。

“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你好像不再怕我说那些话了。”

“那些,哪些?”

“关于…我爱你的那些。”根贴在肖耳边温柔的说,“我沦亡了,肖,为你。”


天空开始下雨,这是迟到的梅雨季。

肖已经不喜欢血了,

但她不能停下厮杀,即使她知道这是一场不可能赢的战役。

肖满身都是那些暗红色,热乎乎,粘稠的血,

自己的、别人的,还有根的。

根为她挡了一剑,那剑刺穿了根的右腿。

根为她挡了一箭,那箭射在了根的左胸。

“别死。”将军跪下来,捧着美人的脸。

“别死。”将军低下头,吻住美人的唇。

“别死。”将军为美人擦干脸上的雨水。

“别死。”将军把头埋在美人颈下。


根死了,

肖的脸上流淌着就连她自己都无法分清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的东西,毕竟在这之前她从未哭过。


雨雪霏霏,如泪,如泪。


肖放弃了抵抗,她任由那些无名小卒用他们手中的利器刺穿自己的身体。

一剑是腰,一刀向腹。

她感觉不到疼。

杀了我吧,她想。

死亡并不可怕。


最后,

伤痕累累的肖躺在地上。

她觉得闷,便张嘴大口大口的呼吸,

她的意识开始模糊,不记得如今是何年何月,


她又回到皇宫举行燕乐那天,看见那个羌人在跳舞,在转圈。

自己不顾一切冲上去吻她,然后她喂给自己一颗毒药,她说她叫根,是来杀自己的。

自己义无反顾的吞了那是颗她藏在舌底的毒。

最终是死在她手上了吗,这样也不错,

肖想。


接着,她又看到她们在西域、东海、在大漠、在草原,策马驰骋,衣袂飘飘。


最后,肖看到了自己的梦,她终于得到了那个她想要的答案,那个关于结局的。

原来将军不用拼命的奔跑,

因为美人会回头对她嫣然一笑。


肖微张着嘴,停止了呼吸。


————Fin————


凤求凰(司马相如)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


这篇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抱歉不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在这里给你们九十度鞠躬道歉!

本来想更双结局的,但是还是觉得BE更适合这个故事。

最后,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么么哒。

评论
热度(77)
  1. 陆子充做正能量的霸霸Mailke 转载了此文字
  2. Feong做正能量的霸霸Mailke 转载了此文字
 
© F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