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作者:最近在微博囤了不少梗,现在搬过来,供君一笑




1 离婚AU


涉及到结婚梗的时候,通常是Shaw整个人都不好了,然后Root很坚持,但感觉逆反过来也很有趣欸。Shaw不在意这件事,然后Root很紧张,逗的Shaw用这个来开她玩笑,最后Root坦诚婚姻这种形式让她觉得不安(可以因为父母的婚姻不睦),于是她们离婚度蜜月去了(但Shaw坚持让Root戴着戒指之类)。


片段:Shaw在厨房的料理台背后找到了抱着膝盖坐着的Root,她无声地叹了口气,开始怀疑自己关于结婚的玩笑开得过了头。Shaw蹲下来,将她拉近,Root依旧顽固地保持着缩成一团的姿势(这让她像个孩子),这让Shaw几乎想笑,但她没有,相反,Shaw轻轻吻了她的唇。“我们离婚。”Root诧异地抬了头,她犹豫地拉开与Shaw的距离,一手插入对方的黑发中,仿佛在寻找自己的气力。“You know that I......” Shaw打断了她,那三个字在她们之间从来不需要,她笑了一下。“什么,你的承诺恐惧症?” Root小小地笑了一下,而这让Shaw胸口也随之松快起来。她们缓慢地交换了一个吻。                                                        




2 妙警贼探AU


Shaw为了隐藏二轴而选择进入FBI专门抓捕高智商犯罪者的部门(包括金融等等领域),Root是她的第一个目标,第一个搭档,以及第一个......女朋友。




3 权力的游戏AU


学城迎来了一匹黑马,披着斗笠的Sameen Shaw替守夜人总司令John Reese前来会见大学士Harold Finch,给她带路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棕发男子。然而到达图书馆内,大学士Harold却失踪了。Shaw当机立断扼住了男子的喉咙,对方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小颤音随着呼吸吐出,“哪儿露了破绽,小乌鸦?”                            




4 星际迷航AU


TM号舰船首席机械师Shaw对押送货物到达第五星系新泽西星球的临时任务深感不对劲。首先,她的同事,科学官Cole被一个叫做Root的神秘女人替换;其次,在她们出航的第十五天,Root成功爬上了Shaw的床。




5 游戏AU


无意中进入一款名叫POI的虚拟游戏,特工Shaw尝试了多种方法始终逃不出去,幸运的是,她得到了一位名叫Finch的隐藏NPC指点,得知这款游戏存在通往现实的漏洞,而唯一掌握漏洞的人是每天只随机出现一分钟的顶级Boss---Root.                            




6 蛇精病 AU


手机ShawX偷电宝Root---Shaw:啊没电了充个电吧这个棕色的不错又高又薄嗯对接了咦电流不错嘛让我整个手机都麻乎乎的等等我的电怎么越充越少?!!!                            




7 监狱AU


卧底Shaw假装帮某黑老大逃狱套情报,期间利用对她青眼有加的狱警Root,偶尔擦枪走火,最后一刻Shaw暴露身份打算抓人,结果发现Root叹着气摇头,把枪抵在她头上。




8 角斗场AU


Shaw今天徒手搏斗杀了一头豹子,围坐在角斗场的罗马人民欢呼着她的名字,而Shaw只想要吃点好的。当她满身疲倦地回到奴隶呆的破旧小屋时,Shaw出奇愤怒了---一个灰扑扑的小偷正狼吞虎咽地消灭她的食物。她的食物!她扑上前,那小偷却灵活地躲了开,头巾落下,露出意外干净的棕色长发。




9 Gone girl AU


结婚几年的Shaw日渐讨厌平常的生活,甚至险些与重遇的Thomas一夜情,然而当Shaw最终回家,却发现妻子Root不见了,留下足以致人死亡的血迹,甚至NYPD已经验完了尸体,之后老年组夫夫,及豆豆介入调查,事件的真相是——


片段:激情点燃或许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抚过小臂的暗示性动作,Shaw想,被长久不见的Thomas有些粗暴地抵在墙上,没有在意箍在无名指上的银戒,他也没有。Thomas眼睛不错,黑的,亮的...Shaw猛地推开了他。“该死的。”她说。“抱歉。”Shaw只能离开,路上不断诅咒着Root那双棕色的眼睛。


Shaw讨厌Root的神经质,讨厌她那份全世界跑的工作,讨厌她每天晚上从背后抱过来——当然,Root是她的妻子,Shaw有权利讨厌她的一切。Shaw有时候会想象杀了她,像每个结婚太久的妻子一样,那时候Root得一丝不挂,得眼睛迷蒙又闪亮。Shaw再次诅咒Root棕色的眼睛,推开家门。


地上有血。Shaw没有慌。“Root!” Shaw喊,迅速将房子搜查了一遍,花了好几分钟——她当初就不愿意买大房子,但Root不乐意,这个该死的...“Root!”Shaw再次回到了厨房,她看见血,看见被自己踢碎的玻璃桌,但没有看见Root. “婚前协议!Root!不准把尸体带回家!你个白痴!”                            


Shaw接过尸检报告时,想笑。Root,死亡,拜托,这简直是个低劣的玩笑。“请问你当时在哪儿?”Fusco公事公办的语气让Shaw翻了个白眼。“酒吧。”“有人能证明吗?”“当然...”Shaw忽然紧紧闭上了嘴。“不,没有。” Fusco怀疑地看了她一眼。“Root没死,别这么看我。”“不,她死了。”                            


Shaw一直都知道生活是个操蛋的婊子。但头一回,Fusco怀疑她,千里迢迢赶过来的Harold和Reese不允许她参加葬礼(Shaw也不想去,Root又没有死),Shaw发现自己怒不可遏——这是Root消失的第十五天,她已经下葬了一周,Shaw尚未收到一通电话。当Root的气味从枕头上消失的时候,Shaw受够了。                            


Root记得Shaw和她刚搬家的时候;记得Shaw将她抵在墙上,呼吸暧昧交缠,却奢侈地花费数十分钟挑逗彼此;记得Shaw看她,手指划过她的小臂,在酒馆装作陌生人搭讪。但现在被Shaw引诱到酒馆后的人,是Thomas。Root愤怒,咬牙,最后竟高兴有了大闹一场的理由,因为婚姻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10 死神AU


常年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特工Shaw因为工作的关系,见过死神本人好几次。她的印象是,烦人,烦人,长得好看,但还是烦人。死神Root和Reese是两兄妹,她今天又从哥哥那里偷来了能在人前现形的宝贝(那是天使Finch送给他的),偷偷先叫了救护车,然后好整以暇地在快要死的Shaw面前出现。 


Cole:Shaw,别开玩笑了,假设真的有死神,见过她的人肯定也都死光了。虽然你的确很厉害,好像什么都杀不死你,但...... Shaw:哦,可能因为那些死了的人,没艹过死神吧。Cole:??? 



评论
热度(256)
  1. Feong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F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