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aw Shooter: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廿一) (廿二) (23-24) (廿五) (廿六)


    “人形法拉第笼?酷!”Gen兴奋地睁大了眼睛。


    “你抓住问题重点的能力真的令人堪忧,Gen。”坐在她对面的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作为一个立志做间谍的女孩,你难道不应该对Samaritan的弱点是什么更感兴趣吗?”


    “我想我在直入重点。”Gen抓住吸管小小啜饮了一口面前的果汁,“我猜如果没有Root这个人形法拉第笼,你们即便知道Samaritan的弱点也无法利用。”


    “我给过你这样的印象吗?”Shaw不置可否。


    “没有。但如果不是很重要,你不会提起这个。”Gen不在意地耸耸肩,“无意冒犯,但你讲故事的水平真的非常糟糕,可以成为史上最卖座电影情节的故事被你说得像是最无聊的历史课纲。”


    “然而你还是津津有味地听了30分钟课。”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


    “这毕竟是足以成为史上最卖座电影情节的精彩故事。”Gen笑嘻嘻地说道,“而你是主角。”


    “我不是主角。”Shaw摇摇头,“我扮演了属于我的角色,仅此而已。”


    “而你的角色是救了所有人的英雄,你甚至还有个在你陷入低谷时无条件相信你的女朋友。”Gen不赞同地说道,“根据英雄电影的定义,你就是主角。”


    “如果你真的想成为间谍,Gen,少看点英雄电影。”Shaw低下头舀了勺甜品送入口中,掩饰自己的不自在,“那只会误导你。”


    “哈,你没有否认!所以Root的确是你女朋友。”Gen愉快地下了结论,“上一次你可是用最快的速度否认了John是你男朋友。”


    “我们在甜品店,而不是对面的酒吧,未成年人。不要使用你不明白意思的词汇。”Shaw翻了个白眼。


     “距离我的16岁生日只剩下24小时。”Gen不赞同地说道,“我甚至已经比你高了。我猜明年我就能长到Root那么高。”


    Shaw怔了一下:“你见过Root?”


    “见过一次面。”Gen告诉她,“她跟踪过我好几次。老实说,她的跟踪水平实在有点业余。最后一次我实在不耐烦堵住了她。她告诉我她是你的朋友,鉴于你当时有点忙抽不开身,她替你来看看我。”


    “她这么说的时候虽然在笑,但是看起来很悲伤。”Gen仔细地看着Shaw的表情,“所以我问她,你是不是死了。”


    Shaw沉默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她怎么说?”


    “她反问我知不知道薛定谔的猫。”Gen微笑着说道。


    “Geek。”Shaw的嘴角无法抑制地牵扯起一丝弧度。


    “我告诉她我不知道薛定谔是谁,但我知道猫有九条命。”Gen继续说道。


    “的确。”Shaw嘴角的弧度变得更明显了些。


    “你不可以告诉Root。”Gen有些神秘地凑近Shaw,压低了声音,“事实上我知道薛定谔的猫,我只是想哄她真心笑一笑。”


    Shaw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得了吧,显然她是对你很重要的人。”Gen毫不费力地读懂了这一眼的意思,有些得意地炫耀自己出色的推断力,“你不会告诉每个人我把列宁勋章送给了你,不是吗?”


    “所以你成功了吗?”Shaw避开了她的话题,“我是说,让她真心笑一笑。”


    “天哪,你真的很在意她!”Gen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不由自主提高了音量,“你甚至会关心她的情绪!”


    “别挑战我的耐心,Gen。”Shaw压低声音说道,希望语气中威胁的成分可以成功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好吧,她当时的确笑了。”Gen举手投降,“可是我不确定我成功了,因为同时她也在强忍眼泪。所以我猜你对她也很重要。”


    Shaw沉默了片刻,然后低沉地说道:“我们在这里是为了讨论你的职业选择,不是吗?”


    “你转移话题的水平真的很蹩脚。”Gen撇了下嘴角,“不过,是的,你仍然在试图说服我间谍不是个好职业。”


    “我没有这么说。”


    “你没有这么说。”Gen耸耸肩,“你只是在用你的经历吓唬我打退堂鼓。”


    “我没有打算吓唬你,Gen。所有我想说的是,”Shaw面无表情地开口,“成为间谍意味着你有可能面对一些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包括生不如死的经历。所以在做出决定之前,问问你自己有没有做好承受所有这些的准备。”


    Gen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声说道:“所以那是段生不如死的经历。我是指你被Samaritan抓去的时候。”


    “那并不是最糟糕的部分。”Shaw摇摇头。


    “是你终于回来却无法重新得到同伴的信任?”Gen试探地说道。


    “也不是。”Shaw低沉地说道,“真正最糟糕的部分,是你的同伴毫无保留地信任你,而你却不值得。”


    Gen花了几秒钟跟上她的思维节奏,然后不赞同地说道:“可是你有Root,人形法拉第笼,还记得吗?”


    “没错,只是有一个小问题。”Shaw嘲讽地说道,“在Root发明这个词之后的五分钟,Samaritan的特工就攻进了地铁站。唯一我们没有全军覆没的原因,是他们并没有真正打算杀死我们。”


    Gen因为震惊而一时失语,Shaw自嘲地耸了耸肩:“显然,即便是人形法拉第笼也无法阻隔GPS定位信号的传输。”


    “所以......?”Gen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不得不离开他们。”Shaw平静地说道。


    Gen试探地问道:“之后你没有回到Samaritan那边吧?”


    “我还能去哪儿?”Shaw自嘲地说道,“无论我去哪里Samaritan都能找到我。”


    “我不明白。”Gen有些疑惑,“既然它能找到你,为什么要等那么久才攻击你们的基地?而你说它并没有真正打算杀死你们?”


    “真高兴你终于关心到了问题的重点。”Shaw嘴角不易察觉地扬了扬,“那就是Samaritan的弱点。”


    “而那是?”


    “傲慢。”Shaw缓缓地,然而不假思索地给出答案。


    “我在听?”Gen对更详尽的解释感到急不可耐。


    “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但Samaritan在某个时刻改变了对于我的态度。”Shaw低沉地说道,“一开始它只想从我身上找到摧毁The Machine的线索,但是后来,它似乎更感兴趣于招募我,或者更确切地说,征服我。”


    “它要你的忠诚。”Gen花了点时间消化Shaw的潜台词,然后肯定地说道。


    “而那首先需要我的背叛。”Shaw嘲讽地说道,“所以它设计让我引导它围歼TM小队的基地,差点导致他们的全军覆没,断绝了回归的全部可能。公平地说,它干得挺不赖。”


    “但显然还不够好。”Gen轻松地说道,“我是说,现在是你在嘲讽它,而不是反过来,不是吗?”


    “在当时没有人会想到有今天。”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么你们究竟做了什么,才能让你今天会有时间和心情来关心一个未成人的职业规划?”Gen调皮地问道。


    “老实说,我不清楚其他人都做了什么。”Shaw摇摇头,“所有我做的只是服从Samaritan的命令,然后在最后一刻调转枪口。”


    Gen在犹豫了片刻后不太确定地说道,“Samaritan的命令里,包括向Root开枪吗?”


    “是的。”Shaw面无表情地回答,“事实上,命令是猎杀TM小队的每一个人。”


    “而你......?”


    “做了我应该做的事。”Shaw生硬地回答,“服从命令。”


    “那段时间你一定像在炼狱里一样。”Gen同情地说道。


    Shaw狠狠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这让Gen抗议地小声嚷道:“嘿,我不是不关心他们,可他们都还活着不是吗?”


    “当时没有人知道他们能活下去。”Shaw从紧闭的牙关里挤出这句话,“我亲眼看着他们每个人在我面前停止呼吸。”


    “所以世界欠肾上腺素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可你真的需要停止责备你自己,Shaw,因为你不需要被任何人原谅。”Gen伸手安抚地盖上Shaw攥紧的拳头,“我们都知道你只是做了一个卧底必须做的事。”


    “你说到了最有趣的部分。”Shaw冷笑着说道,“在当时,没有人知道我是卧底。甚至连我自己都无法确信这一点。”


    Gen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Shaw沉默地等她回神,却发现她的视线转移到了自己的侧后方。


    “我猜你的女朋友有不同意见。”Gen脸上露出一个松了口气的调皮笑容,“嗨,Root,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嗨,Gen,我也是。”Root脸上挂着慵懒的笑容,惬意地靠在墙上,向她招了招手回应。


    Shaw翻了个白眼,扭头看向凭空冒出来的黑客:“你偷听多久了?”


    “容我自我辩护一句,这不是偷听,我比你们先来到这里。”Root走上前坐到Shaw的身旁,给了她一个亲昵的面颊吻,“事实上,我在四十分钟前刚刚买下这间甜品店。”


    “也就是说她听到了全部。”Gen愉快地解读,窃笑于Shaw接受这个吻时的理所当然。


    “我恨TM 2.0。”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


    “而她爱你,我也是。”Root微笑着说道,“另外我们都认为有必要纠正你错误的认知。”


    Shaw疑惑地挑了挑眉。


    “她从重生的第一秒钟起就确信你是卧底,Sameen。”Root微笑着说道,“我确保了这一点。”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廿一) (廿二) (23-24) (廿五) (廿六)



评论
热度(342)
  1. 是你的猫崽嗷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想念R太
 
© F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