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百合病社:

肾父冬木:



一直想要写一个“假如”。


算是完成对这个故事的最后一点幻想吧。


人物有点OOC请不要介意...


选取的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十个场景。


================


你沉睡在孤独的世界里。


你从梦里醒来。


-----------------------


【一】


  你从梦里醒来。


  你的面前是一扇白色的门,你扣响了它。


  门开了。她出现在你的面前:一套合身的套装,一张精致的面庞,无辜的眼神掩盖着她体内潜藏的邪恶因子。


  “Hello,Veronica.”你凝视着她。


  你是多么怀念这一切。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声音。


  她不知道你们未来的故事。你熟练地应答着所有的对白,观察她所有的表情变化。你真想捏一捏她的小脸,告诉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徒劳。


  她果然还是在那一刻朝你伸出了电击枪。你掐准了这个点,一个反手将她按在墙上。电击枪掉落在地,她平静的眼底终于闪现了一丝惊慌。你很满意这一刻,就像那时你安顿完号码后悄悄吓了她一跳那般知足。


  你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一样幼稚。


  你们靠得很近。你仔细地观察着你们初遇时她的容貌。睫毛,鼻尖,绛唇,无懈可击。


  你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她。


  然后你沉沉睡去。


 


【二】


  你从梦里醒来。


  The control的脸靠近了你,你移开。


  你的上司要求两枪爆头。你自信地笑了,你知道她在门口。


  几声枪响,你挣脱开了束缚,默契地跟上她的脚步。你们配合得天衣无缝。政府的人手被你们搅乱了阵脚,四处逃窜,你们掩护着Harold和Arthur向员工电梯行进。


  然而Hersh敏捷地追踪上来。她被击中倒地。


  她朝你喊了电梯密码。“Go!”她用尽最后的力气。


  你看了一眼Harold和Arthur蹒跚移动的背影。


  回过头,没有一点犹豫,你迅速崩了Hersh的膝盖。你才不信任她口中的机器。所谓的指引和命令救不了她。她不能失去你。


  你跑过去,一把抱起了她。你急着奔向电梯,错过了她脸上的动容和深情。她把手臂挂在你的脖子上,把脸埋在你的肩膀。


  你身上沾满了她黏糊糊的汗液和血迹。


  你摸了摸她的右耳后方,还好,那儿还是一处平滑的皮肤,不会再有事了。


  你不觉得慌乱。你庆幸这次你没有抛下她。


  听着她的心跳,你感到安心。


  然后你沉沉睡去。


 


【三】


  你从梦里醒来。


  这一次你在雪地里。


  背后传来了东西掉落的声响,你抬头寻找丢下那根能量棒的窗口。


  “我想你没吃早餐。”她笑盈盈地看着你。


  你的心跳慢了半拍,你发现你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怀念这样的声音。


  你望向声音的源头。你微笑着告诉她现在她能自由行动完全是因为你。同时你拆开了食物的包装袋,但却没有将目光移开她。


  你的声音温柔得超乎她,甚至是你的想象。


  你也没有发现你的眼里饱含的是无尽的爱意。


  你像是个嗔怪着顽皮的孩童的母亲。


  天知道你有多贪恋这一切。


  “你永远光彩照人啊。”她甜腻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就像那次蹲在车旁她说你很有“形”一样。


  你依依不舍地看着她消失在窗口。


  然后你沉沉睡去。


 


【四】


  你从梦里醒来。


  你发现自己别着员工号码牌站在化妆柜台前。


  经理告诉你有位女士等你为她化妆等了15分钟。


  涌动的人群散去,映入你眼帘的是那抹身着蓝裙的身影。你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不知道你有多久,多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她了。她咬着奶茶的吸管向你眨眼。你平复下突然加快节奏的心跳,故作嫌弃地走向她。


  你咬牙切齿地对她投诉这个工作有多糟糕,她像往常一样以调情的口吻劝你相信机器。


  你已经听不进她的唠叨。你沉醉于她的一举一动。


  你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


  她竟然感到有些不自在,你看她躲闪的目光中夹杂了一丝羞涩,而她脸颊的微微泛红也没能逃过你的眼睛。


  你笑了。


  她随着你一同咧开了嘴角,开了口却不知道如何接话。


  你挑出自认为最适合她的色系,在这件艺术品上雕琢。你比过去戴着手套动刀子时来得还要细腻和专注。你不愿像过去那样死撑着面子应付了事。


  这一次,你做的很好。她全然呈现了你心目中最完美的模样。


  然后你沉沉睡去。


 


【五】


  你从梦里醒来。


  你拒绝了Tomas的邀请,一如既往地调皮地窜到了她的身边。


  你很满意她明明受惊了却又故作平静的反应。


  你没有错过她问你Tomas去哪里时的话语里的酸味,你自然也没能错过你调侃着说你近乎要同意Tomas的请求时她脸上的那一抹难以置信。


  接着你停下脚步,告诉她这里有你更在意的东西。


  她难掩欣喜,但还是用轻浮的口吻调戏你,问你是不是因此跑来找她。


  你知道的,她根本没有想过你会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她更不会期待得到一个让她满意的答案。但她在听到你说不的时候还是会失落。


  “Yes.”而这次你没有否认。你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的表情,你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你此刻的心情。你只是觉得,内心的喜悦一直要溢出胸口,你们无法抑制住上扬的嘴角。


  你说,她是你的安全之地。


  你等到的是一个温柔的拥抱。你没有抗拒,你的双手环上了她的腰。你轻缓的气息喷进她的肩颈,你发觉你根本逃不开对她的依赖。


  然后你沉沉睡去。


 


【六】


  你从梦里醒来。


  你在她的摩托车后座上,她牵着你躲进了卡车的车厢。


  她一把搂过了你。直到司机把车厢锁起她也没有把你松开。


  你的后脑勺抵着她的肩窝,你贪婪地吮吸着她的发香。


  同时你好像感受到了你们心率的加速。


  这一次你没有让她放手。


  她向Harold报了平安,接着从旁边的箱子里抽出了一件大衣替你披上。你任由她摆布,无论是她神不知鬼不觉在你腰间掐了一把,还是在摆弄你的发丝时轻轻抚摸过你的脸颊,亦或是在为你整理领口时突然靠近了你。


  你没有被吓到。绝对没有。


  你只是对那张突然放大的脸有那么点突如其来的心动罢了。


  于是你跟着她在Fusco的帮助下跳下卡车,你不忘回头扶她一把,你担心她的高跟鞋会使她扭伤脚踝。她在接触到地面之后朝你眨了一下眼,你欣然接受她的戏弄。


  她牵着你沿着阴影地图走回地铁站。途中你听到Harold传来的John有危险的讯息,你很想去帮助他,然而你选择了跟着她的脚步。


  她对你的迅速认命感到惊喜。但你告诉她条件是一个朴氏熟食店的三明治,而且必须要加上你喜欢的黄芥末酱。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她挽着你的手,你们一起走去买三明治。你拆开包装,第一件事是将三明治递到她的嘴边,你发觉她的整张脸都在泛红,你发觉她不知所措。你把停留在她嘴边的食物晃了晃,她张开小嘴啃咬了一小口,随后立即被冲辣的酱汁咳出了眼泪。


  你发誓你真的不是故意让她呛到,你只是才知道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样能承受这样呛喉的味道。你手忙脚乱地拍了拍她的后背,你用指尖轻抹去她眼角的湿润。你把你仅仅插了一根吸管的饮料毫不犹豫地送到她的眼前。


  然后她笑弯了眼睛:“骗你的。”


  你没有生气,只是宠溺地看着她。


  然后你沉沉睡去。  


 


【七】


  你从梦里醒来。


  你身处于证券交易所的蓝色电梯里。


  Harold按动了几次按钮电梯都没有反应,你意识到必须有人去堵住另一头的按键才能让剩余的人得以逃生。


  这是你的噩梦,也是她的噩梦。


  可是你没有别的选择。


  Reese受了重伤,机器需要她和Harold,而Fusco家中还有个儿子在等他。


  你无牵无挂。


  但事实并非如此。


  “For god’s sakes.”看在上帝的份上。


  否则你永远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最后一刻扑上前去吻了她。你还是自私地选择了让她暂时承受失去你的那份苦痛。因为你知道,日后的你会受到加倍的惩罚。


  你转身,再次冲进了枪林弹雨里。


  然后你沉沉睡去。


 


【八】


  你从梦里醒来。


  你的手里握着枪。公园里昏暗的灯光使你看不太清她的表情。


  “If you die,I die too.”你只能隐约听见她的呢喃。


  你看见她手里的枪指向了她自己。你觉得害怕,无助,你的喉咙仿佛被遏制住了,无法呼吸。你分不清这是模拟还是现实。


  但无论是否处于模拟,你都不能让她的生命受到一丝的威胁,尤其是在你的眼皮底下,你绝不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同时,你还要珍惜能见到她的每一分每一秒,因为你恐惧,恐惧在接下来的任意时刻失去她。你感到慌乱。


  所以,你首先放下了枪。


  你靠近她,你抚摸她的面颊,你把她拥入怀中。


  你们只是拥抱。


  你能感受到,这是真正的她。因为她会尊重你,她不会主动跨出你们之间的界限。


  所以当你的脸贴近她时,她没敢继续上前。是你把她的头按向了自己。你贪婪地吮吸着她的唇瓣,她终于开始慢慢有了回应。


  嘴里多了酸涩,你不知道那是谁的泪滴。


  然后你沉沉睡去。


 


【九】


  你从梦里醒来。


  你们并排坐在安全屋里,等待敌人的降临。


  她告诉你她漂泊了12年,而你是她的归属。


  她牵过了你的手,你立刻回握住。可是你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你茫然地盯着前方,思索着这个问题。但是这次你没有放开她的手,你们仍然十指相扣。


  你想了想,回过头。


  你告诉她她也是你的归属。


  你爱她。


  你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她圈过你,把你搂在胸前。你看到她修长的睫毛在你眼前闪动,你的脑海里第一次浮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


  不知道眼前的她是否也是这样想的呢?


  你提醒自己不用想得太多。眼前最艰巨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你们的愿望不值得在这时候得到实现。


  你摇摇头,自嘲地苦笑。


  然后你沉沉睡去。


 


【十】


  你从梦里醒来。


  她护着Harold往后面那辆轿车跑去,你紧随其后。


  然而该死的追兵又跟了上来。敌人打开车子的天窗,对着你们开始扫射。


  你立刻蹲下来回击。


  她在身后呼唤你的名字。


  你想到了从前的那一幕。这一次,你犹豫了是否该让她留下。但是你根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做出决定。


  直到你听到她的那句话:“I’m not leaving you again.”


  你允许自己冲动和放任一次。


  你竟然让她等你。


  于是你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眼前这帮混蛋,还好,新的一波敌人还没冲上来。你们钻进了轿车,逃离险境。


  岂料撒玛利亚人紧咬着不放,汽车的后车窗又多了几个弹孔。你抓起她那把全街区最大的枪支,拼尽全力轰炸着身后的威胁。敌人的车子化为一簇簇燃烧的焰火,你感谢老天没有让她受到伤害。


  紧接着你瞄到了街头转角二楼的狙击手,你立即意识到这便是曾经使你崩溃的那一幕,你要不顾一切阻止这一切。


  你从后座窜到前面,夺过方向盘。汽车以最快的速度打了个转,你们立即冲下车,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她的眼里还是无尽的愤怒。你感慨。


  她没事,她没事。


  然后你沉沉睡去。


------------------


她走过了你的世界。


 


你在下一个未来里苏醒,她还在那里等你。


-FIN-




评论
热度(241)
  1. 易亦弋肾父冬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sociopath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Feong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 Feong | Powered by LOFTER